哈哈哈哈哈哈

all羡 虐情(当浴血重生的夷陵老祖遇到义城组)八

野火烧不尽:

转载自贴吧,太太IDWiFi,已授权。




我今天是真的勤奋#(滑稽)1500个字了解一下


“魏婴小子?”远处传来一声疑惑的呼唤,一个手里抱着一堆糖的青年歪着头看着金子轩怀中,道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“师婶婶~”魏无羡听见熟悉的声音,连忙从金子轩怀中探出头伸开小手叫到


“不许叫师婶,叫师叔”薛洋把一堆糖塞进怀里,慢条斯理的剥开一颗放入嘴里,拍拍手把魏无羡抱住


“小师叔让羡羡叫你师婶哒”魏无羡把手伸到薛洋怀里偷了一颗糖,学着薛洋的样子剥开,放嘴里含糊不清道“我要听小师叔的”


“就知道小师叔小师叔”薛洋愤愤不平的拍了一下他的头“不许抢我糖!”


“羡羡没有抢,羡羡是光明正大的拿的!”魏无羡捂住脑袋,一张小脸憋的通红“师婶婶打人,我要告诉小师叔!”


“你去说啊,你说了就一辈子别在我这讨糖吃了”薛洋不甘示弱道


“你威胁人!”魏无羡生气的鼓起嘴道


“诶对~我就是威胁,威胁的就是你,”薛洋用抑扬顿挫的声调故意道“糖是我买的,我爱给谁给谁~”


“明明是——”魏无羡刚想反驳,薛洋又道“你家小师叔买的就是我的!”


“你........”魏无羡被憋到无话可说,倒是自己把自己气到了,愤愤的埋到薛洋怀里不准备和他对话


呵,小样,和我斗


薛洋冷冷一笑,转头便想要离开


江枫眠:我应该叫住他吗?他难道没有看见我们吗?不对啊他看见魏婴了啊,故意不想理我们吗?那我是叫还是不叫呢?


最后他还是叫了,极其礼貌的一拱手,道“那位公子,不管您与魏婴是否认识,但是照顾魏婴的人吩咐我们照看好,所以您是否可以将他留下?”


“谁?”薛洋回头,看见江枫眠等人瞪大了眼“你们什么时候在那里的!怎么混入的!”


江枫眠:果然没有看见我们吗!那你怎么看见魏婴的?!难道在你眼里魏婴是漂浮着的吗!(江叔叔你精分了)


江枫眠心里很生气懵逼,但是脸上还是笑道“是晓星尘道长将我们带入的”


“道长带入?”薛洋疑惑一会儿,突道“你们难道是魏婴小子救的......”


他没有说下去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


薛洋见他们默认,心中暗暗叹气,微微带一点烦躁,道“那我可不管,我可不想怀里抱着头猪还在这里站着,你们自个儿等,道长问起来就说魏无羡被薛洋带走了”


江枫眠听了魏无羡叫晓星尘师叔叫薛洋师婶,便知道这两人交情匪浅,但毕竟是晓星尘吩咐过的事,而且他们又的确想和魏无羡多呆呆.......


“这位兄台”金子轩站出来道“不如我们来抱着魏婴,您先回去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″








薛洋不爽的皱眉,他其实是想回去带孩子玩的,怎么多年和晓星尘一起也一直幻想着有一个孩子,但男男终究无法生育,所以看见变小的魏无羡自然是喜欢的


而薛洋又是多桀骜的一个人,现在居然有人敢和他薛洋叫板


他冷哼一声,邪笑道“这是我家,这是我师侄,你们是闯进来的,你们好意思和我讨价还价?”


“你!”金子轩也是一个骄傲的人,从小没有被人怼过,如今对他人礼礼貌貌居然还不领情


两人之间有隐隐火花,江厌离看自己丈夫神情便知道他这是想打人了,这是别人家里,闹事自然不好,她便只好走过去劝架


“子轩”江厌离向前走过去,道“这是别人家,我们的确错在先”


金子轩还是不乐意,看自己媳妇出头,便不再说什么


“那么,那位公子,”江厌离微笑着走向前去,微微鞠躬道“不好意思,他脾气有些暴躁”


薛洋没说什么,卷着魏无羡的头发玩


江厌离没有觉得尴尬,道“公子可否行个方便告诉我,现在的魏婴是多大?”


薛洋向来吃软不吃硬,态度微微好一点道(?)“问他去!”


江厌离便蹲下,点点魏无羡的后脑勺,道“阿婴?”


“嗯?”魏无羡在薛洋怀里赌气都要赌到睡着了,揉揉眼睛回头道“大姐姐?怎么啦?”


“阿婴今年几岁啦”江厌离捏捏魏无羡的脸蛋道


魏无羡低头思考了一会儿,咧开嘴笑道“羡羡今年三岁啦!”


江厌离猛的红了眼眶




还记得当年云梦仍在,一家五口过得滋润,那些师弟也还活着.....


——羡羡几岁啦?


——三岁啦!


如果不是温家,云梦是不是仍在,魏婴是不是就不会修鬼道,阿婴阿澄就不会恩断义绝........


一切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料到的?


她只能说,她江厌离没有后悔过当年为魏婴挡的那一剑


从来没有